走近医生群体倾听“白衣天使”动人背后酸甜苦辣

2019年08月 18日 11:21 | 来源: 新华日报 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救死扶伤,大爱无疆。在第二个819“中国医师节”到来之际,记者走近医生群体,倾听他们的动人故事,体味他们的酸甜苦辣,更增添了对“白衣天使”的崇高敬意。

“天使”世家,三代四人是医生

外公、外婆分别是原苏州解放军100医院的外科和传染科医生,爸爸是苏州市立医院的消化内科医生,如今她又“女承父业”当上消化科医生——苏大附二院医生张奕蕊一家,三代四人都是医生,在苏州医疗界传为美谈。

张奕蕊告诉记者,她从小就耳濡目染,对医学十分感兴趣,高考时,毫不犹豫报考了苏州大学医学部临床医学专业,并被顺利录取。尽管学医又苦又累,但爸爸张金坤鼓励她说,只要你喜欢就会做得开心。

张奕蕊到医院临床实习时,她负责的床位有一位老奶奶,需要做肠镜检查,因为肠梗阻大便困难,张奕蕊就为她抠大便。数月后,有一天一个男子拦住张奕蕊,向她表示感谢。原来他是老奶奶的儿子,说老奶奶康复得很好。张奕蕊顿时感到自己的工作非常有价值,非常开心。

家里有人做医生,看上去令人羡慕,但实际上,一家人聚少离多,连一起团圆吃顿年夜饭都特别不容易。去年春节,刚刚参加工作的张奕蕊主动要求除夕夜坚守120急救岗位,“我是本地人,让那些家在外地的小伙伴回家过年。”张奕蕊年轻的脸上闪烁着阳光般的笑容:“像祖辈、父辈一样成为医生我很荣幸,我会脚踏实地做好工作,帮助更多的患者。”

“我要为患者服务到一百岁”

在海安市中医院综合大楼的名医堂,每周有三个下午,一位鹤发童颜、慈眉善目的老先生会准时出现在诊室,一边仔细察看患者的面色、舌苔,一边倾听患者诉说病情……他就是98岁高龄的江苏省名中医梅九如。

梅老1921年出生于一个诗书家庭,年少时便立下“不为良相,便为良医”的济世理想。15岁时,他拜海安中医名家施少秋为师,每日清晨即赶往施家,一边背诵《内经》《难经》《伤寒论》《金匮要略》等中医经典,一边随师巡诊抄方。5年后正式出师,在海安镇东街挂出“梅氏中医诊所”的牌子,开始悬壶济世、服务乡邻的职业生涯,一干就是78年,经他治愈的病人不下万例。

梅九如擅长中医内科、妇科,对脾胃病、肾病、温热病、肝硬化等杂症也有深入研究。老先生在看病之余,还开展科研活动,先后研制出肝炎合剂、安神合剂、咳喘合剂、抗K合剂等中药合剂,以及片剂、膏剂、丸剂、散剂等多种中成药,许多药至今还在使用。

2011年是梅九如先生九十寿辰,海安市政协赠《万寿典》以示祝贺,海安市卫健委也赠送他“德高望重”金字巨匾。他说:“我要为患者服务到一百岁!直到走不动为止。”

援外医生守护南美生命之花

8月9日晚,第15期援圭亚那医疗队的队员们刚端起饭碗,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妇产科主任医师朱利接到焦急的电话:“朱医生,快点来医院!”朱利立刻放下饭碗,与同队的副主任医师冯伟伟赶往医院。

原来当地产科来了一位大出血的产妇,四肢冰冷、意识不清,生命危在旦夕。两人迅速开通静脉通道补充产妇的血容量,将从国内带来促进子宫收缩的特效药“米索前列醇”给产妇用上……可病人仍然昏迷,朱利当机立断:尽快输血。然而当地血液十分紧张,且必须经过医院CEO同意。情况紧急,她立即电话请示CEO。血液终于输上了,患者蜡黄的脸上渐渐有了丝丝血色,两人终于舒了一口气。

第二天是周六,本该是休息时间,但朱利与其他医疗队成员早早起床,一同去查房。经他们抢救生还的患者状态非常好,跟昨晚简直判若两人,当地同行纷纷竖起大拇指。

危难之际他们这样果断出手

8月3日9点半,东部战区总医院原保健办的副主任护师王苏莉,和家人乘航班从拉萨贡嘎机场飞往合肥。飞机刚起飞半小时,客舱广播里传来急促的呼救:“乘客中有医务人员吗?有一名儿童患病,情况危急!”王苏莉立即赶去,只见一名男童嘴唇发绀、四肢抽搐,男童的母亲在一旁束手无策。

王苏莉简单询问了解到,这名6岁男童登机前有感冒发烧现象,呼吸急促。王苏莉向空乘要来吸氧管,将管子截出一段,迅速插入孩子鼻腔,用嘴通过吸管用力吸出两口浓痰,几分钟后,男童的脸色就变得红润起来。机舱里,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,纷纷为王苏莉的义举点赞。

无独有偶,省人民医院儿科副主任医师金蕊带着孩子和家人在长城游览时,发现有人倒在地上。患者是一位约50多岁的日本女游客,已经没了意识,颈动脉搏动消失,一位护士游客正在为其做人工呼吸。“当时情况非常紧急,所以我也赶紧上前帮患者做心肺复苏。”两人轮流为病人做人工呼吸,直到120赶来,她们被游客赞为最美“白衣天使”。

本报记者 仲崇山

本报实习生 钟威虎


责任编辑:煜婕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