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浪袭人,扬州晚报记者体验高温下的坚守

2020年08月 13日 16:57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考古工地推土

搬菜

除草

扫马路

打理小花园

拉瓜藤

昨天上午,扬州市气象台发布高温黄色预警,预测连续三天,扬州最高气温将达35℃以上。尽管天气炎热,但在扬州,到处都有辛勤劳动的身影,考古队员、环卫工人、绿化养护人员、图书馆馆员……本报记者进行体验,感受他们在烈日下的坚守。

40℃大棚里拉瓜藤

“熏”得浑身湿透

■地点:里下河地区农科所槐泗基地

■“岗位”:拉南瓜藤

农业讲究农时,即使是在炎热的夏日,也要下田忙活。昨日,记者走进里下河地区农科所槐泗基地,与工人们一起,干起了拉南瓜藤的“轻松活儿”。在40℃左右的大棚里,忙活不到10分钟,就浑身湿透了。

昨天下午3点,室外的温度为32℃,而温室大棚的温度已达40℃左右。工人们准时来到槐泗基地,主要工作就是拉南瓜藤。因为南瓜已过季,需要把瓜藤拉掉。这么热的天,为何不能等一段时间再来拉?基地工作人员说,基地的每个大棚都要清理,“马上就8月下旬了,开始忙种植了。”实际上,有南瓜秧藤的这个大棚已经播种了新一季的南瓜。

记者跟随工人一起进入大棚,入棚前,外面是热浪袭人,但相比大棚里的热浪,外面的热浪则是小儿科了,大棚里熏得人全身都不自在。记者注意到,大棚空中有一张大网,这些南瓜藤就匍匐在这张网上。工人说,如果南瓜藤匍匐在地上,用钉耙几下就扒拉掉了,但这些南瓜藤是匍匐在网上,又不能把网破坏(下一季还要使用),因此只能用剪刀慢慢剪,再用手拉下来。

记者也拿起剪刀将南瓜藤剪成一段一段的,然后再拉下来,但由于南瓜藤非常多,又互相交缠,加上不能太用力拉,快不起来。由于大棚温度实在比较高,大家忙活一阵互相轮着到室外透气、喝水。而一到室外,明显感觉“凉快”了。“我们一天要喝几大瓶水呢。”工人们告诉记者,进大棚忙活,水是必备品,“不喝水,很快就受不了。”

基地研究人员张瑛说,接下来快要开始播种了,育苗大棚也要开始繁苗了,棚里的温度较高,“大家都克服一下,毕竟农时耽误不得。耽误一时,整个下半年就都耽误了。”

手持除草机

任由汗水直淌酸涩难耐

■地点:真州路

■“岗位”:除草

昨天上午10点多,真州路,看到五六名绿化养护人员烈日底下手持机器正在除草,他们穿着围裙,戴着口罩和帽子,防止切割的碎草溅到身上。而由于手持机器,不能用手抹汗,只能任由汗水流淌。

随后,记者在绿化养护人员的指导下也手持着除草机进行除草。除草的机器发出刺耳的噪音,机器在发动和烈日的照晒下也散发着热量,让人感觉如在火炉。因为手持机器,就算汗水直淌也无法擦拭,一些汗水流到眼睛里,酸涩难耐。

绿化养护人员凌玉宏今年65岁,从事这项工作已经10年。一接到上面派下来的除草单子,他们就要赶到指定地点除草,不管刮风下雨还是烈日照晒,都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。现在天气炎热,他们就会提前出来工作,到中午最热的时候避开高温防止中暑。一般是早上5点到10点多,下午3点到6点多工作,虽然辛苦,但已习惯。

扫了20分钟就累了

汗顺着耳朵后面往脖子上流

■地点:立新路

■“岗位”:扫马路

烈日下,扬城街头巷尾环卫工忙碌的身影成了一道道风景线。

昨天中11点多,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段。记者在立新路遇到一对环卫工夫妻,丈夫名叫李凯然,妻子名叫范金花,两人年过六旬,老家在徐州,去年来扬打拼。现场,夫妻俩顶着烈日挥动着手中的扫帚,早已满头大汗。

记者接过范金花手中扫帚和簸箕,沿着立新路由东往西扫马路。因为正对着太阳,光线刺眼,额头上的汗珠往下淌。一路上,塑料袋、纸片、冰棒纸等垃圾较多,还夹杂着枯树叶、树枝等,记者小心翼翼地扫干净。每走到一处,见到卡在缝隙、角落里的垃圾,都用手将其抠出来。

记者由东往西扫了20分钟,才到道路中间段,已有些疲惫,衣服和裤子被汗水早已浸透,衣服贴在皮肤上,汗顺着耳朵后面往脖子上流。记者在阴凉处休息了片刻,继续往前扫。其间,李凯然夫妻俩叮嘱记者多喝水,补充水分。

李凯然说:“我们选择扬州,是因为有朋友在这边,相互好照应。另外,我们也想做环卫工,挥洒汗水,发挥余热。”

“看着城市干净了,值!”范金花说。

小花园热浪升腾

如同置身桑拿房

■地点:市图书馆

■“岗位”:馆员

扬州市图书馆总馆已全部开放。而在此前的闭馆期间,进行了全新装修,拓展了不少功能区域,比如在少儿部,就新增了一个小花园,可以让读者们在阅读的时候看看窗外的花草,身心皆愉悦。

小花园也需要打理,特别是在这样的高温天气,刚刚种下去的花草如果不勤浇水,很快就会发蔫。所以,图书馆工作人员定时都会前往小花园,浇灌花草。昨天上午,记者前往体验了一番。小花园在二楼平台上,处于阳光直射的区域。站在那里,就能感到一股股的热浪,从脚底不断翻涌升腾起来。站在小平台上,不出两分钟,汗水就从脸上滑落,衣服很快就黏在了身上。

用喷枪,喷枪出来的水都是热的,担心这样的水会“火上浇油”,所以改为用脸盆,承接了凉水,来浇灌。为小花园里的花草浇过水后,记者又打扫了地面,将落叶和浮尘都打扫干净。不过几分钟,就感觉如同置身于一个桑拿房中,衣服很快就湿透了。

“最近天气炎热,所以我们每天都要来浇水,来打扫,就是要让读者们在阅读的同时,看看窗外的花草,身心都能获得愉悦感。”图书馆馆员张洁说道。

几分钟皮肤晒得发烫

推土推了一会汗如雨下

■地点:城北的一处考古工地

■“岗位”:转移碎土块

下午2点30分左右,记者来到位于扬州城北的一处考古工地上,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队员和工人们正在紧张作业,他们有的在用刮铲轻轻刮下表层土块,有的用工兵铲将刮下的大土块归集到一起,有的则用推车将土块运往他处。

虽然在探方上已经加设了黑纱,但经过半天的炙烤,热气不断从脚下与四周升腾起来,一阵阵热风吹在身上,站在室外仍是感觉十分闷热。由于考古工作专业性较强,在与考古队员沟通后,记者决定不进入探方中,而是参与协助两位大姐用铁锹将碎土块转移到推车上,再运往集中堆积的地方。

这一工作区域是在没有黑纱遮盖的地面,记者和两位大姐完全暴露在阳光下。可以看到,她们虽然戴着草帽和防晒袖,但是露出的皮肤仍已经黝黑。而记者由于准备不充分,没有任何防晒工具遮挡,仅几分钟,露出的皮肤就已经晒得发烫。伴随着高温的炙烤,同时还要使用铁锹将土块不断地转移到推车中,一会便已汗如雨下,汗水滑到眼睛里刺得眼睛都睁不开。推车装满后,记者又和两位女工一起将其推到堆积处。因为两位大姐的帮助,在转移土块的过程中记者并没有耗费太多体力,但仍觉得十分难受,感觉整个身体被热浪束缚,伸展不开。

据该考古工地负责人介绍,从6月份到现在,除端午节停工一天,该考古工地每天都在加紧作业中,包括在此前阴雨不断的梅雨期。从他们记录的晴雨表上也可以看到,每一天都用相应颜色的笔做好了标记,从6月到现在,每一天都满满当当,“为防止中暑,我们准备了饮用水,还有一些防暑药品,避开中午11点到下午2点半之间的高温”。

15分钟搬了数十箱蔬菜

汗水如同雨水般

■地点:联谊农副产品批发市场

■“岗位”:搬运蔬菜

昨天下午3点40分,联谊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内一片繁忙,大量运送蔬菜的货车从外地返回市场内,准备下货。位于三号门附近的“李振海菜业”门口,一辆装有两万多斤蔬菜的货车,停在了李振海摊位内。听说记者来意后,李振海说,蔬菜搬运很累,还有点危险,劝记者三思。

在确认安全后,记者爬上搬运平台。在平台上,记者负责协助货车顶部搬运工,将装有20余斤蔬菜的塑料箱接下,然后转交给接运的女子。5分钟左右,汗水如同雨水般,不断从脸上滴落。15分钟左右,记者已搬了数十箱蔬菜,此时,汗水已浸透了身上短袖。

“我是徐州人,来扬州十多年了。”李振海告诉记者,为了让扬州市民吃上新鲜的蔬菜,他们都是第一次时间从山东将蔬菜运到扬州,然后再批发给各经销商。每天下午3点到夜里12点,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。

记者 徐海峰 丁超禺 周阳

林倩雯 向家富 王鑫


责任编辑:

扬州网新闻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新闻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